登陆

忆《埋伏》,话《山崖》

admin 2019-09-09 127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初看《埋伏》是在十年前,因为作业忙,时断时续看了几眼,没太往心里去。

时隔不久,《埋伏》火了,从头重复细看才不得不供认,人家火得确有道理。不只余则成和翠萍两位主角演得精彩纷呈,站长吴敬中、陆桥山、李涯、马魁等几位副角也演得栩栩如生。特别是扮演谢若林的那位艺人,把一个为钱出卖灵魂的情报估客演绝了。

你告诉我,这两根金条,哪根是崇高的,哪根是肮脏的?

你看看如今那些当官的,嘴上说的都是主义,心里想的都是生意。

这样的台词,听着的确让人震慑!

后来,传闻《山崖》比较超卓,便去网上寻觅。在网上看剧有个优势,能够翻来倒去重复琢磨,看来看去心中暗喜:又一个《埋伏》诞生了!

《山崖》里的主角周乙,在自己人面前说的都是大真话:“凡是看到对手高彬,脊背就冒盗汗,说不准自己能活到哪天。”

现实也正如此。间谍科长高彬一直对周乙存有猜疑,并展开了隐秘查询。俩人在一起外表谈笑自若,实则却暗含杀机。正因对敌手有了准确剖析,周乙才将计就计自动接招,像个柔道高手,一次次拆解了对手套路。也正是高彬的足智多谋,才衬托出周乙的睿智精明。其它副角鲁明、刘魁、任警官等都演得恰当天然,包含周乙家的保姆,从年纪,身段,长相,举动腔调,就和真的保姆千篇一律,一点点没有脸谱化的感觉。

一、人物情节比照

《埋伏》里的翠萍是个特他人物,以往谍战片里从未有过。开端时很不了解,上级怎么会组织这样个人搞地下作业呢?用谢若林的话说:那便是个傻瓜呀!

后来才弄了解,组织上开端是组织翠萍的妹妹来合作余则成假扮夫妻,成果因为出现意外,她妹妹献身了。情急之下才组织长相酷似妹妹的翠萍前来代替。

但是,正是翠萍的“傻”保护了余则成的“精”。这一傻一精,可谓彼此补偿相辅相成。况且翠萍还有枪法准(射杀陆桥山)、会武功(飞脚毙马奎)等长处,情节组织得入情入理无懈可击。

相形之下,《山崖》里的顾秋妍也是假伴周乙的妻子,其人物与《埋伏》里的翠萍千篇一律。这自身便是个斗胆规划——假如不逾越翠萍,她无疑便是失利。

顾秋妍这个假妻子,胆怯,啰嗦,遇事爱使性子。但作为共产国际训练的报务员,她事务精深,坚韧勇敢,当雪山发报遇敌时,她冒死宣布情报,掩藏发报机,毁掉证件,拿走敌人尸身上的手榴弹,一面预备与敌玉石俱焚,一面不放过任何逃生时机。这个情节,给她忆《埋伏》,话《山崖》这个人物增添了浓墨重彩!

二人彼此比较,翠萍是山村土妞,像个大老爷儿们,大字不识一筐。

顾秋妍科班出身,高忆《埋伏》,话《山崖》级知识分子,处事细腻,却不失矫情,有小资产阶级情调。

翠萍对地下作业毫无经历,得由余则成手把手教导。让她剌杀陆桥山,和去给左兰报信,都是情急之下的无法之举。

顾秋妍是组织培养的报务员,但地下作业经历非常缺少。仅仅她的作业非常重要,他人底子无法代替。

凡此种种,都要求顾秋妍要比翠萍在演技上技高一筹。

别的,余则成与周乙尽管同处敌人心脏,但余则成的敌人只要国民党间谍,而周乙则既要面临日本人和伪满间谍,还要与国民党暗算团斗智斗勇。并且几乎被其暗算。

两相对照,《山崖》里的周乙比《埋伏》里的余则成,在扮演上增加了许多难度。

二、编、导、演的差异

坦率讲,作为谍战剧,想弄得严重剧烈并不难,因而稍有不小心便会沦为闹剧。但《埋伏》和《山崖》在这方在确这下足了功夫,没有落入俗套。

《埋伏》把严重剧烈融进了诙谐风趣(翠萍俨然是个活宝),既把观众的心抓得紧紧,又不时闹出点笑话。看上去间或有些轻松。

《山崖》恰恰相反,全剧没有轻松的时分,一直把弦绷得紧紧。经过悬念迭生的故工作节,天然地把观众带进了跌宕起伏的剧情之中。

两部剧风格悬殊各有千秋,把艺术作品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埋伏》的编剧是龙一,《山崖》的编剧是南勇先,由此还想起众口皆碑的《亮剑》作者都梁,他们在文坛上都算不得红人。

这就对了,红人稀有不清的社会活动,哪有时刻和精力搞创造。文艺创造是个慢功活儿,没有短平快那码事。剧本剧本,一剧之本,这几个剧目能家喻户晓,撒播下来成为精品,编剧无疑立了头功。

假如把剧本比作船,艺人则是帆,导演显然是梢公。

惋惜的是,现在许多所谓的船,出厂就不合格。船帆又质量低质,再加个二把刀的梢公,欲达抱负对岸也就成了废话。

但是为何还有那么多相似的船舶在飞行呢?答案清楚明了:人家寻求的是飞行进程,有了进程,便有了经济效益。至于对岸在哪里,无所谓了!

相形之下,《埋伏》和《山崖》不忙于体现,不怕观众误解,力求每个细节都真实可信契合道理,每句台词都深思熟虑赋有神韵,每个动作都与人物恰当契忆《埋伏》,话《山崖》合,让你初看觉着平平常常,看进去才发现是个富矿深潭。

这无疑是编剧、艺人、导演艺术修养上的造就和社会责任感的归纳反应。

别的,在细节刻划上,有的剧目,同一辆车在一个路段刚刚驶过,紧接在同一路段又重复驶过;一个人物刚刚被子弹打倒,隔一会他又被打倒一洛阳纸贵次。操作此类戏法儿的人,把观众当成瞎子傻子,为攫取功利不择手段胡编滥造,底子没有什么艺术可言。

《埋伏》和忆《埋伏》,话《山崖》《山崖》则不是这样。比方:《山崖》里卖烟小贩(线人)胸前挎的烟箱,几十盒卷烟满是那个年代的包装。这与前面说的假细节可谓大相径庭。

三、美中不足的缺憾

当然,白璧无瑕的工作是没有的。

《埋伏》里的余则成装憨装得稍有过头——某种程度降低了敌人的智商。翠萍傻得也有些过火——傻过火了不免有些愚蠢。

而《山崖》清楚也有硬伤:在建国以来的谍战剧里,目击同志被杀或受刑的场景层出不穷,但亲身详细询问妻子并上刑的情节,《山崖》是第一个。“竹签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毅力是钢铁”。为了崇奉,人能够忍耐肉体痛苦,但精力的承受能力是有底线的。

例如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敌人把母亲押到被捕的杨晓冬面前,母亲宁可跳楼自尽,也不忍看着儿子受刑,这才契合天理伦常。

别的,在剧情最终,顾秋妍在得知孩子丢掉,悍然不顾回来家中寻觅(等于是送死)。而周乙现已和妻子儿子脱离危险,却又只身回来狼窝虎穴去解救顾秋妍和孩子,甘心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个结局真实让人难以了解。

据有关材料讲,编剧还想写《山崖》续集,并没让周乙去死。是导演为了博人眼球,把周乙给导死了。续集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论真实情况是怎么样,《山崖》的结束确有待琢磨。这也是最受诟病之处。

最近发表

  按照天眼查提供的股权信息,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归属于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蚂蚁金服”),浙江金控投资有限公司为浙江省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浙江金控”)的全资子公司。杭州数梦工场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数梦工场”)则通过全资子公司杭州数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杭州数梦科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

  在对浙江金蚂的持股比例上,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浙江金控投资有限公司、杭州数梦科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占有48%、37%和15%的股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浙江金控曾在8月8日发布文章称,浙江金控、蚂蚁金服、数梦工场日前联合发起设立数字经济投资平台,落户杭州市下城区。8日下午,浙江金蚂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浙江远景数字经济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正式举行股东协议签约仪式。该基金初始规模20亿元,由浙江金蚂负责管理,立足浙江、面向长三角,投资布局一批引领性、前瞻性、成长性项目,重点投向数字经济、公共服务、金融科技及产业链相关的创新创业项目;在投资方式上,采用直投、定向子基金、产业链子基金等多种方式。

  科技巨头频频“联姻”地方金控集团

  从公开资料看,数梦工场与

巨子一再牵手当地金控 蚂蚁金服、浙江金控建立出资渠道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